專題
當前您的位置: 首頁 > 專題 > 沃特福德利物浦分析

在線教育

時間:2015/1/4  點擊:5556

 近年來,隨著MOOC(大規模在線開放課程)等在線教育產品的推出,“隨時隨地,想學就學”成為口號,甚至有業內專家表示,在線教育將“顛覆”傳統教育。

  “移動互聯時代,教育更加開放、透明、共享。”在日前舉辦的“解放教育——互聯網教育國際高峰論壇”上,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這樣說道,“隨著在線教育的發展,一名教師、一間教室、一所學校的概念或將淡化,任何地方的學生,都能接受世界最先進的教育。”

  毫無疑問,互聯網正在漸漸改變教育。但冷靜來看,傳統教育真的會被在線教育“顛覆”嗎?

  教育面前,互聯網并非萬能

  正是在互聯網的“幫助”下,太原初二學生白雯最近將自己的學習方式做了一些改變。“以往的周末,我要去輔導班補習英語,但現在,我改在家看網課了,方便又省時”。

  如今,很多大中小學都在持續推進在線教育課程。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在該論壇指出:“在互聯網發展的背景下,MOOC、翻轉課堂、微課程崛起,降低了學習者享受優質教育資源的條件。”

  那么,線上教育真能“顛覆”傳統教育嗎?

  “我去哈佛大學學習,每天早上8點學到晚上9點,一邊做筆記,一邊學習。在很短的時間內,我就學完了十二門課程。但相同的課程上線之后,無論是在MOOC,還是在翻轉課堂,我能靜下心學習的時間只有半小時。”俞敏洪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出了答案。

  “在視頻、家庭影院如此發達的情況下,為什么還會有很多人去影院看電影?因為影院看電影是一種體驗,看電影只是其中一部分,觀眾還可以吃爆米花等,這才是電影院最大的吸引力。”在俞敏洪看來,教育與看電影有一個共通之處——體驗,而這個功能是線上教育無法做到的。

  缺乏直接互動或成瓶頸

  “孩子在國外讀書時,我總是上網聊天鼓勵他,但效果甚微。現在,孩子在國內學習,每當他遇到挫折,我就會拍拍他的頭,擁抱一下,問題可能就解決了。”俞敏洪指出,現場體驗與溝通所產生的效果,遠遠超過了網絡交流。

  高校青年教師周恩博對此深有感觸:“我涉獵比較廣泛,‘網易公開課’‘清華大學學堂在線’等網課我都聽。在聽一些比較專業的課程時,我基本每兩分鐘就要暫停一下,用來‘消化’。又因為缺乏直接與老師的互動,導致經?;嵊?lsquo;云山霧罩’的感覺。”

  周恩博認為,網絡課程屬于“快餐”,來得快去得也快,而大學課程屬于“火鍋”,吃得慢,但會被“熏”出一種無形的氣質。

  鐘秉林強調,課程教學不完全等同于教育。“教育的終極目標是培養全面發展的人,優良的文化傳統、校風、學風將對學習者成長成才產生潛移默化地熏陶作用,對學習者綜合素質的養成以及社會發展性、人際關系和公共關系等素養及能力的培養至關重要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基于互聯網的教學模式還不能完全取代學校教育”。

  未來的教育是啥樣

  在巨大變革之下,教育將會走向何方?

  “技術會改變學校的教學方式,學校與學生、老師與學生之間的關系,但學校教育也會作為人類社會發展的產物而一直存在。”中央電化教育館館長王珠珠坦言。

  “與其在憂慮、討論將來會有多少傳統學校消亡,還不如把精力放在如何優化網絡學習環境以及提高教學質量上,讓學生真正從中受益。”鐘秉林強調,探索將線上教學和線下教育相互融合,改善學習效率是未來的重點。

  “在未來,教學方式會越來越靈活,并且隨著人們對教育認識的不斷提高,教育會呈現越來越以學生為中心的趨勢,這是未來的教育,也是教育本質的回歸。”北京師范大學教授、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黨委書記程鳳春堅定地說。

  “未來的教育,應體現‘有教無類’理念的公平教育,體現‘因材施教’理念的多樣化教育,體現‘人盡其才’理念的高質量教育。每個公民都可以在學習中成才,實現自我的價值。”鐘秉林最后強調。